【镜奶酪】Mirror World's King

“怎么,你怕啦?”伊鲁索慢条斯理地瞧着对方,然后仰头将自己瓶子里的最后一滴酒喝干净。他看起来倒是很开心,眯起眼的样子就像只吃饱了的猫一样懒洋洋。“——怕他们发现我们也‘有一腿’?”

TV性格设定,pwp注意

【Click here】

【凡苏普奇】Apricots

凡苏斯/普奇,斜线前后有意义。

莫名其妙的小短篇,没什么逻辑。


        凡苏斯坐在那儿看着普奇剥杏子。 

        神父可可色的手指搭在橙黄的果实上,指甲扣住蒂口向外一拔,褪去那些薄而轻的表皮。金色的果肉暴露在外,顺着撕去的皮扯出一层毛糙的纹路,在斜阳下泛出好看的水光来。饱满的果实托在长而宽大的指尖里,因少了皮的保护而不受控地淌下汁水,对方只得将杏子挪进另一只手中随后轻轻掸了...

关于我

我是ETR.

这是一个置顶,简单的说一下自己心水和癖好,希望各位避雷。


只说JO. 混乱邪恶的神父厨,基本吃神父bottom,常年很饿。

小配角爱好者,希望吃到好吃的形裕、威卡马杰、徐伦艾梅、迪亚砂男,诸如此类。同时热爱三部恶,立派赌徒厨,食大达比bottom、荷尔荷斯bottom一切相关。


喜爱的bottom位角色:

神父,迪亚波罗,马杰特,瓦伦泰,砂男,里苏特,加丘,丹尼尔(达比),荷尔荷斯,波鲁那雷夫,喷上裕也,虹村形兆(50% 他是双插头,您懂我意思的),音石明,大年寺山爱唱,乔瑟夫,霍尔马吉欧,艾梅斯,乔克拉特。


我是极地之上的王,寒冰地带的统治者,遥远星球上...

【布茶】La Fiamma(火焰)

“他们在壁炉旁躺下。”

pwp,一发完。

链接走→【Click here】

【徐艾】着装得体

徐伦/艾梅斯

短打,自己爽着玩的,没什么逻辑。

Summary:受到拜托同空条徐伦参加圣诞家庭聚会的艾梅斯被服装要求(得穿裙子)整得够呛。


    “徐伦,我真的不能穿这个。”

    艾梅斯看着友人手里的豹纹包臀小短裙,只觉得世界突然天旋地转。


    “别这样,艾梅斯…”对方颠了颠手里的衣服,露出为难的神情来——可她眼里明晃晃刻着“必须穿”这三个字,艾梅斯看得清清楚楚。“我知道你平时也不怎么穿这种的...

【是注解】Auf einen groben Klotz gehört ein grober Keil

关于《粗木要用阔斧劈》的一点注解和个人认为的弹蝶关系点评


说是我流爽文其实写的一点都不爽,甚至想杀人【。


标题名字翻译过来为粗木要用阔斧劈,德国的一句俗语,即以暴制暴之意。


文中下划线句皆源自卡尔·马利亚·冯·韦伯的歌剧《魔弹射手(Der Freischütz)》。剧情是护林人马克斯与林务官之女阿加特相爱,但他必须在射击比赛中获胜才能升任林务官并和阿加特成婚。已将自己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护林员卡斯帕为了换取自己免受惩罚,企图使马克斯成为他的替身。马克斯在第一天的比赛中不幸败北,他受卡斯帕的引诱...

【弹蝶】Auf einen groben Klotz gehört ein grober Keil

Title:《Auf einengroben Klotz gehört ein grober Keil》(粗木要用阔斧劈)

一点究极我流的产物,私设成篇。还有点点长。事实证明饥饿使人产出。

有不理解的可以走→【注解点这里】



    亡蝶葬仪曾看过歌剧。

    他不讨厌这些唱唱跳跳的小玩意儿。换他本人的腔调回答,那就是:哦,人类的艺术形式总是很有趣…且以肉眼可见的效果发展迅速(艺术嘛,总是日新月异的)。用不那么优柔寡断的话来说,就是“这起码让他...

占tag致歉

在推上刷到的来着。被细心的太太发现了Hopus开场时是被骰子揪(?)出来的……!
居然是被乖乖摸出来的,好可爱喔…。